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鹤舞月明第五章谋事在人

发布时间:2020-01-29 16:50:30

鹤舞月明 第六*四五章 谋事在人

第六*四五章谋事在人

“师叔,小清手上有梦幻丹的丹方,就怕朴襄君不愿意费这个劲。师姐,这群人的警戒阵法怎么样?”

凤如山也不想在通道内安静的等五年再出去。

大厅中三条通道,除了他们来时的路,一条通道上写着气字,另外一条写着神字,写着气字的,他们已经走到了头,收获了三颗寒虚丹,和一大堆冰煞的材料,当然,还有林飞凤碧水青莲冰龙上的小龙鳞。

而另外一条写着神字的通道,他们自然也是进去过的。不过那条通道中的冰煞,现在慕容雪菲知道叫幽魂冰煞,别的倒也罢了,攻击却是以元神攻击为主,就连金丹修士,如果不小心被袭击的话,也有元神受伤的危险。

幽魂冰煞隐藏在通道两侧冰层中,并非无形无质,用肉眼很容易现,但却很难靠神识现,只有在它动攻击的时候,才有明显的波动,这让习惯了用神识掌控周围的一切变化的金丹修士,感觉很别扭,被偷袭是必然的。

养魂丹,顾名思义,并不是专门治疗元神受伤的丹药,而是温养元神的丹药,疗伤只是它附带的作用,而且效果一般,价格更不便宜,但却是一般修士元神受伤时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也可以説是最普遍的选择。

事实上,华夏大6,市面上根本没有专门治疗元神受伤的丹药流通。

低阶修士的元神,是非常骄气的,自然也是修士重diǎn保护的对象,而攻击对手的元神,一定要用到自己的元神之力,因此,没有十足的把握,很受有修士愿意冒险去攻击对手的元神,元神受伤,也就十分的少见,治疗元神受伤的丹药,各门派肯定是有,但大规模、成批次的炼制,并形成一个产业,却没有这么大的市场。

因为失神刺的关系,凤如山对元神攻击一直很有兴趣,当年在阴山之中就向阴魂兽学了几手,他很想多体验一下幽魂冰煞元神攻击的味道,不过可惜的是,慕容雪菲和林飞凤受不了。

他们带的养魂丹,也不多。

“阵法本身不错,布阵水平一般!”

林飞凤略感奇怪的看了凤如山一眼。

虽然这群人中阵法修士的水平一般,但就这么一条窄窄的通道,想悄无声息的过去而不惊动大厅中的修士,也绝没有半分的可能,这是常识。

当然,对手中没有阵法造诣高的修士,他们就不用特别担心被现,不过这是凤如山早就説过的,林飞凤想不明白,凤如山为什么还要问这种白痴问题。

“嗯,师姐,那就是説,他们并不担心被通道内的修士现。十名金丹,师叔,他们一定在等着什么人。既然是这样,他们在大厅内等待的,就不是我们,也不会是其他从里面出去的修士,而是从外面进来的修士。谁会从外面进来这鬼地方?晓日宗又怎么知道一定会有人进来。难道是寒虚门的修士?不会,师叔,任诚会想办法通知寒虚门修士吧!魔族复出,晓日宗不去干diǎn正事,却在天星海大动干戈,这中间一定有原因。师叔,要是邓腊在这儿,一定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我们,……。”

凤如山嘀嘀咕咕的説了半天,抬头一看,林飞凤和慕容雪菲都在各忙各的,没有一个人在听,他习惯性的摸出一个酒葫芦,摇了摇,葫芦里面一滴酒也没有,空的。

“师叔,师姐,我们再向后退一diǎn,师姐挑个地方,我们做diǎn准备,这十名晓日宗的修士,不是一个经常配合的团队,彼此之间的定位也不稳定,未必挡得住从外面窜进来的兔子,我们别到时候无辜受到牵累。”

凤如山对两位夫人的反应,一diǎn也不觉得奇怪,提高声音説道。

“你就是胆小怕事,我看这儿就挺好,还后退什么。从外面进来的修士,好,师姐,我们过去,找一个葫芦口,堵死晓日宗这群混蛋逃跑的路。”

慕容雪菲对晓日宗的印象,一diǎn都不好,凤如山后退一diǎn还是前进一diǎn,她也不在乎。

“嗯,慕容,后面不远的地方有个小diǎn的洞穴,我们可以在那儿布置一个降温的阵法,让洞穴内的温度突然大幅度降低,既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又能,……。”

林飞凤开始不管不顾的説起“准备”的细节,至于到底会不会有兔子进来,这些准备有多大的可能性挥作用,林飞凤懒得去想,既然凤如山猜测可能会有人进来,就当会有人进来好了。

多栽几根柱子,总有一根会有兔子撞上来的。林飞凤喜欢当捡兔子的农夫,不喜欢当兔子。

她喜欢凤如山的未雨绸缪,当然,在慕容雪菲口中,就是胆小怕事。

……

“哈哈,木家在银盆岛损失了一艘大黄蜂号,好,很好,这下热闹了,我看木老头还能瞒几天,师妹,把这个消息告诉弟兄们,让他们高兴高兴。嗯,让他们准备一下,尽快,就是这两天,想办法袭击一下正阳商行的运输船!”

邓腊将手中一个黑色的玉筒递给施茜。

他也不喜欢当兔子,他喜欢装成兔子咬人。

“袭击正阳商行?晓日宗的正阳商行?师兄,为什么?有用吗?”

施茜闻言一怔。

在血月联盟之中,施茜的正式身份是邓腊的秘书兼保镖,按规矩是不能问这样的问题,不过,大家知道的,对秘书而言,特别是女秘书,尤其是年轻漂亮的女秘书,很多规矩只是写在纸上罢了。

静心岛一役,邓腊和施茜均受伤非轻,就留在天星海附近养伤,前段时间他们接到一个来路不明的情报,称夜星城中有晓日宗的一处秘密据diǎn,其中有八名执行秘密任务的晓日宗金丹,并详细介绍了八名金丹的性格脾气、功法特diǎn、法宝威力等等。

晓日宗在夜星城中的据diǎn并不少,除了整个宗门的正阳商行,很多大的家族都在夜星城设有自己的商行,出售自己家族的产品,收购天星海的特产,也给自己家族的修士提供一些便利。但这些公开的据diǎn,血月联盟想要下手,却有许多顾忌。

其实碧水门和天元派在天星城也有类似的地方,不过凤如山不愿意惊动它们就是了。

血月联盟只是针对晓日宗行事,百无禁忌,对其他的势力,还是需要保持一个讲道理、守规矩的名声。但夜星城不是晓日宗的城市,晓日宗在夜星城的据diǎn,遵章守法,向夜星城缴纳税赋,接受夜星城城主府的保护,血月联盟无端滋事,夜星城也无法容忍。

但秘密据diǎn就不一样了,既然是秘密,夜星城可以装作不知道,当成一般的个人恩怨来处理,于声望无损,晓日宗也无法以此为借口找夜星城的麻烦。

结果不用説,血月联盟根据情报,调动足够的人手,晓日宗的八名金丹一鼓全歼。

但清平卫反应神,立刻在夜星城外围各个重要之处布下了严密的封锁线,血月联盟成员想要安全撤离,尚需安心忍耐,寻机而动。

牵头的,正是木家在清平卫中的子弟。

当此时,木家在南边的无涯海大败,施茜自然高兴,但为什么要袭击正阳商行的运输船,她就不太明白。

也许是她心里明白,但还是要问问这个她本来不该问的问题,谁知道呢。

“师妹,我们只要闹出diǎn动静,不需要有什么看得见的成果,表示我们还在天星海,还在夜星城就行。大黄蜂号被击沉,木家在无涯海的局势濒临崩溃,木老头一定会抽调天星海的木家力量去支援无涯海,我就要他左右为难,要他欲罢不能,要狠狠的抽他的耳光,让他抬不起头来。嘿嘿,这些年,木家子弟对追剿我们血月联盟,表现很积极啊。”

邓腊眼中寒光一闪而过。

正阳商行的运输船戒备森严,如此形势下主动暴露行迹去进行一次实际价值不大的行动,邓腊无疑是在冒险。

“嗯,师兄,我知道了。正阳商行的运输船队被袭,木老头想瞒也瞒不住,他再从夜星城撤兵,一定有人很高兴借此收拾他们木家。师兄,我让他们动手时留下我们血月联盟的标记。”

施茜崇拜的看着邓腊,眼睛里星光闪耀,浓浓的春意好像要把邓腊融化。

“师妹高明!师妹,这个朱玉北挺有意思,而且运气不错,有机会了可以认识认识。碧水门弟子,碧水门弟子,师妹,我们是不是刚刚和碧水门弟子打过交道?”

邓腊却有diǎn怕了施茜眼中的春意,他们昨天晚上刚加过班,再説,他虽然是悬空寺弟子,对炼体却不怎么感兴趣,小时候被师傅逼着练过几天,后来很快就放弃了。

禅修中苦行之人不少,但禅修却和一般的炼体士不一样,苦行也不仅仅是炼体,炼体,不是正常人坚持的下来的,邓腊不喜欢苦修,也不喜欢炼体。

南京邦德医院挂号
六一儿童医院有哪些医生
湖南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
太原那个医院可以治白癜风
广西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