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苍雷的剑姬 第620章 开门撞见了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1:50

苍雷的剑姬 第620章 开门撞见了

我不是妹控,只是很疼爱自己的妹妹而已。作为哥哥来说这是一种本能,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话虽如此这显然并不能成为本人随便把宝贝妹妹找的小相好捏成粉末倒在水里搅拌均匀交给蒴夜让她拿去喂小区里经常和小黑龙在草坪上嬉戏玩耍的不知道是谁家放养的大型牧羊犬的理由,要知道妹妹不可能永远当哥哥的小尾巴,她同样有寻找自己幸福的权利,论是谁也权阻止。

所以对与梦云和柯尔柏我基本上一向都是装作没看见的,只要这对小鸳鸯没有把闪光丢到咱眼前就万事k。再说了,梦云的性格相对来说有些泼辣,除非她自己主动倒贴,否则柯尔柏想要用强的话只会自讨苦吃而已——既然是妹妹自愿的,我个局外人还能说些什么?

可事绝对,万一哪天意中撞见了柯尔柏不顾梦云反对正打算对她用强的情形,我又该怎么办呢?

老实说这个问题我从来就没有认真地考虑过,因为自家妹妹的性格太过彪悍,而柯尔柏的性格偏偏又太过柔和,即便是做梦也不会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此在掏出钥匙打开家门进入客厅之后,看着柯尔柏按住梦云的双肩将她压倒在地板上这种惊世骇俗的景象,我只觉得自己整个人的大脑顿时就当机了。

不仅如此,柯尔柏还把脸深深地埋在了梦云的胸脯里,时不时地哼着气;至于咱的宝贝妹妹则紧闭着双眼显得很痛苦的模样,眼角甚至还流出了泪水。但女孩并没有挣扎,看上去似乎是准备默默承受了?

“啊,她在家里呢,周翼。”艾蜜琳娜在门口用事不关己的语气淡淡地说道。“但她并非一个人,我们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

金发少女的话语在让我很回过神来的同时也开了本人体内某种奇怪的开关,忍不住当场迈开大步冲向了二人,咬牙切齿着恶狠狠地一把抓住柯尔柏的头发使劲儿将他的脑袋拽了起来大声怒吼道:“你个鬼畜魂淡在对我的妹妹做些什么——!?”

“好痛痛痛!”灰金色头发的小帅哥一边下意识地挣脱着一边痛呼道,“误会、这是一个不幸的误会!周翼大哥你仔细听我解释……”

“解释个屁啊,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我仍然拽着柯尔柏的头发不放

。将另一只手捏成拳头以指节抵在对方的太阳穴位置玩命儿地用力旋转了起来,“要知道在梦云十岁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碰过她的胸部,所以连她的尺寸都不清楚;而你小子倒好,竟然堂而皇之地这般大吃豆腐?今儿我绝对饶不了你!”

本打算安安静静做个旁观酱油党的艾蜜琳娜当即掏出硕大的纸扇啪叽一声狠狠抽在了我的脑袋上:“原来真正让你感到愤怒的是这种事吗!?”

“当然不是,咱只不过想调节一下气氛而已。”我松开泪流满面的柯尔柏挠着刚刚被扇的地方朝旁边的金发美女讪笑道,“你瞧,这不明摆着进入传说中的日常模式了么,效果简直立竿见影啊。”

“在日常上立竿见影到底是要闹怎样,想办法问清楚究竟怎么回事才是正经吧喂!?”

原本平躺在地板上的梦云一边擦着眼角的泪水一边揉着后脑勺坐起了身子:“疼疼疼……笨蛋老哥你在旁边发什么神经。我这哪里像是被柯尔柏强推了的样子?他根本就不是那种人,倒不如说我其实还挺期待他偶尔主动一次呢。”

只有这个是绝对不行的——感觉说出来会被艾蜜琳娜再次用纸扇拍头,果然还是算了吧。于是我使劲儿拍着脸收回了囧囧有神的表情正色道:“k,我知道了,这并不是传说中邪恶的强推。那么我亲爱的妹妹哟,可不可以告诉哥哥我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为何你们俩会以如此令人羡慕嫉妒恨我是说有爱的姿势滚在地板上?”

柯尔柏弱弱地举起了手坦言道:“那个,实际上是我的。梦云她在吃零食看电视的时候好像发现了什么奇怪的情况,突然从沙发上站立起来陷入了恍惚状态。我怎么喊她都没有反应;对此感到担忧的我本打算过去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却不想踩到了梦云随手丢的某件垃圾。然后……就变成那样了。”

原来梦云之所以会眼角流泪并露出满脸痛苦的表情,纯粹只是因为后脑勺撞到了地面吗!?而就在摔得不轻的两人尚未恢复过来互相分开的时候,我正好用钥匙开门走进客厅撞了个正着——多么经典且王道的轻小说里司空见惯的剧情,感动得咱都热泪盈眶了喂!

没有理会风中凌乱的本人,艾蜜琳娜很便注意到了柯尔柏话语中不同寻常的地方,连忙皱着眉头仔细询问道:“等一下。你说的奇怪情况究竟是指什么?”

灰金头发的小帅哥自然不可能会知道,因此梦云在旁边主动接过了话茬:“我刚才忽然感到某种危险到让人不寒而栗的阴冷气息从地下冒了出来,而且好像要前往什么地方一样在移动着。怎么,你没有察觉到?”

这没道理呀,连完没有修炼过的梦云都能察觉到。艾蜜琳娜又怎么可能会察觉不到?但看着一路上金发少女的表现,她的确没有任何察觉到异常的样子。

艾蜜琳娜很是平淡地摇了摇头:“没有。梦云,你知道这股气息究竟去了哪里吗?”

宝贝妹妹闻言不禁比困扰地拉扯着自己头顶上的双呆毛咪疼道:“我倒是有想进行追踪啦,可是却紧跟着就被柯尔柏给扑倒了。”

“你小子果然还是去死好了。”我虎着脸一把摁住了满头黑线的柯尔柏的肩膀,“留在世上终究是个祸害。”

“真、真是非常抱歉,但我绝对不是故意的啊!”

“我知道,你其实是有意的。所以多说益,乖乖地让咱……咕哇!”

事实证明在待攻略的妹子面前装逼和在自己妹妹面前装逼完是两种概念,正在完美扮演着杀伐果断帅气潇洒的邪恶反派大魔王角色的本人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粉色光芒,紧接着小腹处便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顿时如离弦之箭般倒飞出去,重重撞在墙壁上紧贴着慢慢滑了下来。

等咱终于弄清楚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高高鱼跃而起狠狠一脚将亲哥哥踹飞出去的梦云已经搂住柯尔柏的胳膊整个人都依偎了上去,气势汹汹地瞪着我怒道:“你个装逼如风的战5渣想要对我的柯尔柏做些啥!?敢伤他一根汗毛信不信老娘当场掰断你一根手指?乖乖给我继续开你的水晶宫去,别再对柯尔柏指手画脚了!”

果然论在战场上抢到了多少人头打倒了多少b装了多少回逼,在面对自己那抖气场开的宝贝妹妹时,我永远都只是一个战5渣啊。

“我那只是在开玩笑而已。”努力把自己从墙壁表面弄了下来以被人当作壁画之后,我整理着呼吸略显蛋疼的开口道,“这些先不提。艾蜜琳娜,关于梦云所说的阴冷气息,你怎么认为?会不会只是这丫头的错觉?”

梦云很是不满地撅起了嘴巴,但并没有说话。

“错觉的可能性并不大,要知道据柯尔柏所说她已经进入了恍惚状态,一般来说只有深度冥想或者实力突破的时候才会出现。”艾蜜琳娜轻抚着下颌认真地分析道,“但这两种情况均属于修炼者,普通人想要体验的话必须依靠某些特殊的药物。我不认为梦云有偷偷接触过这种东西,所以她感受到的气息应该不是错觉。但……为什么我没有察觉到呢?”

以前艾蜜琳娜曾经在没有被梦云察觉的情况下对她做过测试,发现小丫头有着优异的魔法天赋,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天赋才让她发现到那种气息的?然而问题紧跟着又重回到了原点——连从未修炼过的梦云都能感受到,为毛艾蜜琳娜这个规格外反而没有发现?

金发少女对此表示非常疑惑,而同样满头雾水的我对此却也爱莫能助。客厅里尴尬地安静了半晌之后,柯尔柏忽然举起手弱弱地建议道:“那个,各位为何不去问问蒂亚丝呢?如果是她的话应该能够知道些什么才对。”

说真的我对蒂亚丝一点也不感冒,不仅仅因为她是血族,还因为丫是魔法少女。不过眼下并非计较细节问题的时候,如果梦云感受到的气息和先前恶魔布置的魔法阵有什么关联,那就绝对不是什么小事情,必须尽弄清楚。

“这个提议不错。”艾蜜琳娜用力点着头拍板道,“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去那边接蓝羽等人的事情先缓一缓也没关系。抱歉,梦云还有柯尔柏,要占用你们俩一点时间了。”

梦云轻轻地摇了摇头:“没什么,我也想知道那究竟是啥玩意,以及会不会产生危害。”

“换衣服出门。”我上前两步拍了拍妹妹的小脑袋说,“另外别忘了给父母留言。”未完待续。。

山西晋康风湿病医院郭海明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值班电话
山西晋康风湿病医院李兆信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客服电话
山西晋康风湿病医院王建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