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神门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两手都要硬

发布时间:2019-10-12 20:20:18

神门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两手都要硬

莲花之美,虽然比不上玫瑰的娇艳,也比不上牡丹的高贵,但是,却独享圣洁二字。

就如同现在的云轻舞一般。

虽只着淡妆素裙,却凛然而不可浸犯。

更何况,云轻舞的速度很快,最少比方正直右手的动作要快,而且,无论从躲避的时机选择,还是躲避的动作来看,她似乎都掌握的很好。

很明显……

这个动作是她早就谋划好的,甚至她应该还专门练过。

转身的姿势很漂亮,配合上雪白长裙的飘然而起,更是绝美无伦。

只是,很可惜的是,当她转过身的一瞬间,眼前却出现了一只手,那是一只似乎早就等候在她面前的手。

手?!

哪里来的手?

云轻舞有些不太明白,因为,她已经清楚的看到她躲开了方正直伸向自己面纱的手。

可是,为何还有一只手?

最主要的是,自己转身之后,刚好就撞在了这只手的手臂上……

然后,脸上微微一轻,黑纱就到了这只手的手中。

“你……”云轻舞看着方正直左手上的黑纱,表情有些微微的呆滞。

绝美的面容再次展露出来,柳眉如画,肤如冰雪,粉嫩的唇,带着姹紫嫣红的惊艳,微微的张开,微微露出其中一排洁白的皓齿。

如同第一次被方正直揭下面纱的那一刻一模一样,配合着她绝美而倾城的相貌,确实有一种圣洁莲花被亵渎后的美感。

世事,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常。

就算你算计得再精准,该来的,还是会来!

方正直轻轻的挥动着左手上的黑纱,微笑着看着主动撞入怀中的云轻舞。

诚如云轻舞所料,她躲开了,只是,她躲开的是方正直的右手。但黑纱现在却落在了方正直的左手之中。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点。就是两人间的动作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从方正直双手一前一后伸出,再到云轻舞向左一转,然后,黑纱落入方正直的左手。怎么看都更像是云轻舞娇羞的转身躺到了方正直的怀中。

如果这一幕,被任何一个才子。或者是男人看到……

估计马上就要举剑相杀,亵渎,这是对世间最美莲花的亵渎。而且,是绝对不可饶恕的那种。

“作为一个男人。不能只靠一只手,必须两手一起抓,两手都要硬!”方正直发表了自己对这个美丽意外的结论。

云轻舞脸上的惊讶渐渐消失。慢慢换上了平静。

静静的看了看面前近在咫尺的青年,她并没有如一般女子那样尖叫着跳开。而是很平静的从方正直的怀中脱开,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我是不是可以走了?”方正直倒是并没有重新坐下的意思。

“你觉得你能走了吗?”

“面纱已经揭下,自然就可以走了。”

“看来你确实知道我邀你来的目的。”云轻舞的眼中闪过一丝微微的惊讶。

“云轻舞来到信河府。总不可能只是为了请我弹曲听乐那般简单,我想……如果我没有拿到文榜榜首,应该就会有些麻烦找上门了,武榜榜首你倒是没有押,自然是因为燕修的存在,现在既然我是双榜榜首,那么外面的麻烦就没有了,只剩下你的麻烦了。”

“你就不怕揭不下吗?”云轻舞听完方正直的话,却是反常的平静了下来。

“我能揭得了一次,就能揭第二次,有何可怕?”

“此次神候府的大宴中必有一番风云,方公子决定要去了吗?”

“风云来了,大不了就跑呗。”

“呵呵……”云轻舞的脸上终于划过一丝笑容:“别人谈的都是直面风云,从容而对,可方公子的第一想法却是跑,是轻舞肤浅了。”

“那么,你算是一方风云吗?”方正直认真的看向云轻舞。

云轻舞脸上的笑容消失,神情间第一次显得有些犹豫,她没有看方正直,而是将目光看向岸边飘动的柳枝。

“我姓云。”

“明白了。”

……

从画舫出来,信河畔的风似乎越来越凉,才子们看着方正直,方正直同样看着他们,两方对视,然后,方正直开口了。

“你们……不冷吗?”

“冷?”才子们一个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不明白方正直话中的意思。

刚准备开口的时候,方正直却已经转身离去……

……

第二天,信河府城门口。

一身小厮打扮的苏九站立于城墙之下,一眼看到不远处牵着银鳞马一脸悠闲的方正直时,便飞快的迎了上去。

“方公子,是要出城吗?”

“你们的消息真的很灵通。”方正直看到苏九出现,便知道对方应该是早就等候在此了。

“谢谢方公子夸奖,我们当家的知道方公子要出城,有一事不明,托小的来问一句。”苏九很恭的帮方正直牵过银鳞马,然后,引着方正直过了城门。

“问吧。”

“当家的想问,方公子既有时间与人画舫对坐

,花前月下,为何却忘了当日在望月楼前的约定?”

“呵呵,因为你们当家的太黑了!”方正直微微一笑。

再去望月楼?让人当羊一样的宰了?

“太黑了?”苏九一脸的疑惑,但还是很恭敬的送别了方正直,当然了,既然是来送行,盘缠什么的,苏九还是没有忘。

……

出了信河府,方正直骑着银鳞马,一骑绝尘的时候,望月楼中,乌玉儿却是对着面前的铜镜看了一遍又一遍。

“黑吗?不会啊……明明就很白,来人啊!”

“主上有何吩咐!”一名穿着红裙的侍女立即躬身走了进来。

“你觉得我的皮肤如何?”

“主上肤如白雪,明艳不可方物,可堪比空中皓月!”

“嗯,你退下吧!”乌玉儿点了点头,然后,又转头看向铜镜:“这个登徒子。难道眼睛瞎了?”

……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十多天后,北漠五府之都,北都金鳞城。

作为大夏王朝为抵御北邦蛮骑而设下的军事重城,金鳞城的繁荣可想而知。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无数戴着毡帽的商旅在城中穿梭着。

不过,就算是再大的商旅也一定会刻意的避过城中的一个巨大府坻,因为。那里是一阁,四圣。十三府中的北漠神候府。

两排穿着明亮盔甲的军士,守卫在神候府的大门前,每一名军士的盔甲的胸口上都有着一个血红色的三角纹印。

神候府。红羽卫!

他们是军士中真正的精英,更是神候府坐镇北漠的实力象征。

每一名红羽卫的身上都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股杀意。那是经历过血与火战场后才会拥有的气质。

没有行人愿意靠近他们。

但是,此刻却有一个穿着绿裙,头上戴着银簪的少女迈着轻巧的步伐。向着他们走去,一脸的无惧,甚至,还带着一种小小的傲慢。

少女走到神候府的大门前,抬头望了望高挂在府门前写着“神候府”三个字的烫金牌扁,眼中露出一抹浓浓的思念。

“一年了……终于回来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穿着宽大长袍,有些微胖的中年男子也从神候府中飞快的迎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几名红羽卫的军士。

一看到少女。

中年男子的眼睛立即就亮了起来。

“唉呀,月儿回来了,小姐呢?”中年男子很客气的和少女打着招呼,只是眼睛却是不停的朝着少女的身后望去。

“小姐的行踪岂能告诉你?”少女月儿一脸的高傲表情。

“呃……月儿,你这不是为难我吗?候爷知道小姐下了天道阁,可是日夜盼着小姐回来呐!”中年男子一听,脸上立即就跨了下来。

可惜,他却不敢太过为难眼前的少女。

虽然,眼前的少女在神候府中只是一个侍女的身份,但是,她侍候的人却是在神候府中地位甚至比候爷还要更加重要的池孤烟。

作为池孤烟的贴身侍女,月儿确实有高傲的本钱。

而且,无人奈何。

“我只能告诉你,小姐并没有与我同行。”月儿微仰着头,然后,绕过中年男子,大步的朝着神候府中走去。

“并没有与你同行?小姐怎么能不与你同行呢?你在天道阁中侍候小姐一年,又是一起下的山?小姐……”中年男子惊讶莫名,想到小姐一人在外,刚准备说会不会有危险之类的话,可转念一想,以小姐的手段,这种可能性自然是没有的。

“你还真是罗嗦,小姐的想法,我又岂能知道?”月儿有些不耐烦。

“那……”

“小姐说了,大宴之期前,必会回来!”月儿摆了摆手,径自朝着府中一处幽静的独立小院中走去。

“我得先帮小姐收拾收拾,你们这些人……手脚太笨了!”

中年男子并没有再去追问,只是一脸疑惑的望着月儿消失的背影。

“距离大宴之期还有两个多月啊?小姐到底干什么去了?”中年男子一边走一边思考着,然后,心中突然一惊:“现在整个王朝都在传小姐回神候府的消息,可是,小姐却没有回来?这可如何是好?不行,我得马上去禀报候爷!”

――――――――

推荐大神辰机唐红豆的新书《九重神格》!书号:

穿越了,还附带九个随身老爷爷,洪小宝这下牛逼了!

这九个老爷爷都非常没有节操!而且是无下限的那种!这也就算了,最关键的是他们还都是神级!

本来这就已经够糟糕了,可是再加上洪小宝这个逆天级的大祸害……

这下江湖麻烦大了!

洪小宝:“惹了我,我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在这个江湖混不下去!”(未完待续。)

晋城男科医院哪家好
商丘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枣庄治疗牛皮癣费用
晋城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商丘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