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放弃的美丽

发布时间:2019-09-13 02:21:57
爱,不是寻找一个完人,而是学着用完美的眼光去欣赏一个不完美的人。
一一林儿

一、

刚下手术台,萍姐敲着便衣室的玻璃窗说:“男儿,快点把手术衣脱了和我一起出去,我等你一个多小时了。”
“等我干什么呀!”我边说边打开手术的大门,眼前突然一亮,“哇!萍姐,你打扮得这么漂亮去相亲啊?”。
萍姐的脸一下子红得像熟透了的柿子。萍姐和我同住一个宿舍,也是同一年大学毕业分配来医院的。她是内科医生,我是外科医生。我们两个人反差很大,她喜欢静,我喜欢动。因为她比我大两岁,所以我一直叫她萍姐。
萍姐很漂亮,是一个标准古典的美人坯子。虽不是国色天香,却不用施粉而色如朝霞映雪。她善解人意,落落大方,她的个性就像一杯醇厚的葡萄酒,令人微醺微醉。她从不追求潮流,却能穿出匠心独运的个人品位来。
我瞧着她这身打扮,突然发现萍姐比天仙还美。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不知是害羞还是兴奋,在她一颦一笑之间,仿佛流溢出她的灵韵与高贵的神色。
她红着脸说:“男儿,你快点好不好!”
“你要干什么啊,不会真的去相亲吧。”
“就你话多,快点。”
“总要有个理由吧,不告诉我,我就不陪你去了。”
“好啦!快去换件衣服和我一起去吃晚饭。”
“谁请客啊?”
“去了就知道了。走,换衣服去。”
“换什么衣服?不就是吃晚饭吗,走吧!”
萍姐笑了,你总得把工作服脱了吧。这时我才发现自己还穿着工作服。来到宿舍,我便问萍姐说:“今晚是谁请客?”
“我男朋友。”
“什么?你男朋友?你有男朋友了?”
“是。”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男朋友?萍姐,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谈男朋友也不告诉我一声。怕我抢了呀。这饭你一个人去吃吧,我不去了。”说完我就在床上躺下了。
“你起不起来,不起来我可不客气了。”萍姐一边伸手抓我,一边笑着说。
“萍姐,我看你还是一个人去最好,你第一次去人家带着我干什么,我去给你们当电灯泡啊。”
“男儿,求求你,走吧,就算求你陪陪我还不行吗。”
“萍姐,我一下午做了两个大手术,站了5个多小时,你就让我歇歇还不行吗?”
“不行,睡多了长肉,将来找不到婆家。”
“哈哈,为了能找个好婆家,走。”我和萍姐笑着上路了。

二、

路上萍姐告诉我,他们是高中同学,刚谈一个多月,是一个同学介绍的。
“哇,你们原来是青青的梅子毛竹的马哎!”我夸张地说。
“实话告诉你男儿,我对他并不了解,高中三年我们很少说话,因为当时我们的家庭地位悬殊太大。”
“哦,他是什么高干子女?”
“算是吧。毕业后我们各奔东西,就更不了解了。上次他听同学说,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在这里工作,就请同学做了介绍人。他叫睿渊,是上海军校研究生毕业,现在部队工作。今天他从部队回来探亲,让我去和他父母见个面认识一下。
“第一次见公婆,难怪打扮得这么漂亮。他为什么不来接你?”我心中为萍姐感到不平。
“他下午刚到家,太累了,是我不让他来接的。”
“小女子,心疼男人了是吧。”
“打你个死丫头,看你将来心不心疼……”
“哈哈。”我和萍姐一路打闹着。萍姐说:“别疯了男儿,前面这个院子就到了。”
“到了,离我们医院好近啊!”
“是的。他已经出来接我们了。”
这时我看到一位身穿军装的年轻人向我们走来。他高高的个子,两道浓浓的剑眉衬托着一双充满睿智的大眼睛,坚挺的鼻梁透着坚毅和刚强,厚重的嘴唇透析出一种沉稳与严谨,宽阔的脸庞,宽厚的肩膀,很有将军的气派与威严。
好一个玉树临风,仪表堂堂的男人!我在心中赞叹不已。
我轻声对萍姐说:“萍姐,你的眼光不错,我给你98、8分!”
“留下1、2分干什么?”萍姐笑着说。
“留给我自己呀,如果你满分了,将来我的分数怎么打!”
“死丫头,自私。”
“来啦,萍萍,刚想让睿渊去接你们呢。”阿姨笑着对我们说。
“阿姨好!”
“爷爷好!奶奶好!萍姐边跟他们打招呼,边对身旁的军人说:“睿渊,这是男儿。”
“男儿,你好!”睿渊握着我的手。
来到睿渊家里,我终于明白萍姐所说的家庭地位不同。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从住房条件来看,不是当官也是一个很有钱的人家。他们的房子面积很大,少说也有 00多平方米吧,屋子装修得华丽而不俗气,给人一种整洁舒适的感觉,不难看出这个家庭主妇,是一位能干而贤慧的女人。
阿姨从房间端出糖果盒子说:“吃糖吧。你们先坐一会,我去厨房看看。”
“阿姨,有什么事让我帮忙的。”萍姐对阿姨说。
“没有没有,我都准备好了。现在就等你叔叔回来吃饭了。”
“爸爸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
“下午市委开会,估计也快了。”

三、

“坐吧坐吧,再等一会嘛,晚饭着什么急。”爷爷笑着说。
“现在还不6点钟嘛,我们那时候行军打仗……”爷爷年近八旬,看他红光满面的样子,就知道他是一位健康的老人。
爷爷谈笑风生,幽默风趣。从谈话中知道他是一位老红军,参加过抗美援朝,渡过鸭绿江,爬冰卧雪,浴血奋战,身上留下很多伤疤。
“爷爷,让我们年轻人说会话吧?”睿渊笑着对爷爷说。
老人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我不说了,你们说吧。“
“你爷爷说起来就没个完,我都能背上了。”奶奶也打趣说。
睿渊笑了:“我爷爷就是这样子,无论家里来什么客人,都要先听听他的革命史。”
我们刚说几句话,叔叔回来了。他推开车门,人还没进门,声音就到了:“哎哟,对不起,对不起,回来晚了,不好意思!市里一个会议,一直开到现在,让你们久等了。”
“晓博,就等你了。”爷爷高兴地大声说。
“知道了,爸。今天您和妈妈都好吧。”
爷爷爽朗的笑了。“很好很好!很开心。哈哈……”
看着这个幸福和谐的大家庭,我的心情被感染了。从心底真诚祝福,我的萍姐能在这样美满幸福的家庭度过她愉快的一生。
“吃饭,吃饭了。爸爸,今晚要罚您一杯酒,让我们一直等到现在。”睿渊一边倒酒一边说。
“好好!我自罚一杯。”
晚餐丰盛极了。可以说是色、香、味、形,四美俱全。看着忙里忙外的阿姨,让人倍感亲切又心生敬佩。阿姨烧的菜真好吃,很合我的口味。
“男儿,来,爷爷帮你掏蟹黄。吃吧,蟹黄营养价值最高。”爷爷一边把蟹黄掏给我一边说。
“爷爷,我自己来,您吃吧。”
“多吃点男儿,阿姨是南方人,烧菜糖重,听口音你也是南方人吧?”叔叔说着,也将菜往我的碗里挟。
“谢谢叔叔,我自已来。”
“男儿,告诉爷爷今年多大啦,”爷爷突然问我。
“爷爷,我老了,今年二十三啦!”
爷爷笑了,“老了,呵呵,是老了。男朋友找好了吗?”
我笑着跑到爷爷身边,贴着他的耳朵轻轻地说;“爷爷,妈妈生我那天晚上,月老喝醉酒了,他忘记给我扣红线啦。”
“哈哈……”爷爷开怀大笑起来,笑得屋子里的人都愣住了。
爷爷却拉着我的手:“好啊,忘了好,现在爷爷来帮你扣好吗?”
“爷爷,我可有个条件。”我一本正经地对爷爷说。
“哦,什么条件?说说看!”
“等您吃了晚饭再扣,因为我也要多敬爷爷几杯酒!”
爷爷笑得更响了:“哦,知道了,知道了!你是想把爷爷也灌醉了。爷爷告诉你男儿,那个月老他管着全世界的男男女女,所以他把你忘啦!我可不会把你忘了,因为我只管你一个人。”
爷爷的话,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我红着脸牵着爷爷的手,大叫:“爷爷!”
爷爷笑着说;“好了,好了,都别笑了,我们的男儿害羞了。”
“爸爸,您要把男儿扣给谁呀。”阿姨挟起一只酒酿园子放在我碗里:“男儿,南方人都喜欢吃酒酿,尝尝阿姨的手艺。
我的碗里堆满了菜,爷爷仍将菜往我的碗里挟“爷爷,我吃不下了。”我刚抬头,只见睿渊挟一只大对虾,笑着对我说:“这是妈妈最拿手的菜,糖醋溜大虾。”
我愣了一下,立即说;“军人,你的准星瞄错了,萍姐就在你身边!”
“我不喜欢吃虾子。你吃吧,别和我客气。”萍姐说着也把菜往我的碗里挟。
不知是为什么?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是委屈,是尴尬、还是添萍姐难受!我一急,放下筷子,索性耍起孩子脾气来:“你们一家人,合起来欺侮我一个外人,我不干了!”
“哈哈!”大家都笑了。
爷爷笑着说:“男儿,你真是个小调皮。爷爷喜欢,告诉爷爷,你什么时候休息,休息天来陪陪爷爷好吗?”
我“啪”地站起来向爷爷行了一个军礼,大声说:“坚决执行命令!”爷爷高兴得像孩子一样的“呵呵”地乐开了。
晚饭后,我悄悄地对萍姐说:“萍姐,我先走了。你留下陪睿渊多玩一会吧。”
萍姐说:“我们还是一起走吧!”
“不!萍姐,我不想做你们的电灯泡。其实,今晚你也不该带我来;我先走了。”
当我和爷爷、奶奶、叔叔、阿姨、睿渊告别时。睿渊坚持要先送我回医院,“不用了,你回来一次不容易,多陪陪萍姐吧。”
“男儿,叔叔的车子在家里,让睿渊送送你吧。”阿姨握着我的手,支持儿子的意见。
“阿姨,这条路我熟了。谢谢您,我走了。”我一招手,一辆的士一个急刹车停在我身边,我拉开车门钻进去,头也没回走了。

四、

回到宿舍,洗漱完毕,本来十分疲惫的我却怎么也睡不着。躺在床上,翻开我的外科学,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在我的印象中,睿渊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青年,不仅自身条件好,家庭条件也是数一数二的。我从心底羡慕萍姐,也希望有一天,自己能遇上像睿渊这样优秀的好男人……
萍姐很晚才回来。
“男儿,你还没睡着啊?”
“我在等你;每天晚上我有手术时,你不也在等我吗?”
萍姐笑了。我没发现萍姐与往日没有什么不同。
第二天下午,做完最后一个手术时,主任对我说:“男儿,外面有个年轻人找你,他已等一个多小时了。手术前我没告诉你,现在去看看吧,不会是你的男朋友吧?”
我笑着对主任说:“也许就是呢!”
我来到手术室大门外。一眼就看到睿渊站在那里,我高兴的大叫了一声;“睿渊,萍姐在病房上班,我带你去找她!”
睿渊却说;“男儿!不用了。能请我进去说会话吗?”
“当然能,走吧。”
在宿舍刚坐下,睿渊开门见山对我说:“男儿,我和萍萍分手了。我们不适合,真的。昨天晚上我们已说清楚了。”
“分手了?为什么分手?那你今天来……”
“男儿,你听我把话说完。今天我是专程来看你的,我家人……”
睿渊说什么我一句也没听清楚,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恋人分手本不奇怪,只是一夜之间,就“专程”来看一个萍水相逢的女孩,是不是太突兀了?
“男儿,爷爷让我来接你,爸爸,妈妈他们……”
“对不起,我还有手术要做。你走时把门关好就行了。”我一转身跑进手术室。把他一个人晾在那里。
晚上下班回来,我对萍姐说:“睿渊,下午来找我了。”
“我知道,这也是我意料之中的事。”萍姐很平静地说。
“萍姐,昨晚回来为什么不告诉我。”
“男儿,感情的事是无法说清的,只要我们用一颗平常心去对待它,也很容易理解。爱是要双方付出的,如果有一方不再为对方付出,那还有什么快乐,还能有爱存在吗?”
“萍姐,这是为什么?”
“无缘吧。”
“萍姐,我不相信缘分,我认为缘应该是自己把握的东西。如果你真爱他,去找他好好谈谈,你们毕竟同学几年。”我真诚地希望萍姐能挽救他们搁浅的爱情。
“男儿,人生有很多事情是自己无法把握的。爱也一样,当一颗心受到伤害而破碎时,就是可以缝补,缝补过的地方,会留下永久痕迹,那是时间也愈合不了的伤口。”
萍姐的话深深的触动了我,这是一个多么善解人意的姐姐,胸怀豁达的姐姐,我从心底对她产生了敬意。我一直认为爱情是双向性的情感交流,是两颗心的相悦,是灵魂与灵魂碰撞的火花。可爱情却跟萍姐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望着萍姐,我无法理解爱的迷团,因为它五彩斑斓千姿百态,所以我找不到一个圆满的答案。
我突然想起一句话;“一个伟大的人,有两颗心:一颗心流血,一颗心宽容。”我为这句话的朴实理性而感动。萍姐,她付出了感情,付出了爱,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此时,也许她的心正在流血!可她对分手的人,却是那么理解大度,这是一颗多么容忍宽容的心!
爱情究竟是什么?难道它真是一件极易破碎的玻璃制品吗?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人人还渴望爱情?
也许萍姐是对的,只有放异一个不尊重自己感情的男人。才会得到另一个绝伦无比的风景!
我的泪水从脸上滑落……
“男儿,你的信。”传达室王爷爷在叫我;“你看看,都是你一个人的。一封、两封、三封……”
我拿着一封封沉甸甸的信,直到它堆积如山,却从来没有打开过!

共 504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好一个善解人意、胸怀豁达的萍姐。她付出了感情,付出了爱,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也许她的心正在流血,可她对分手的人,却是那么理解大度!感情的事,要用一颗平常心去对待。爱需要双方付出,如果有一方不再为对方付出,那还有什么快乐?爱,不是寻找一个完人,而是学着用完美的眼光去欣赏一个不完美的人。小说语言生动,贴近生活。推荐欣赏,问候林儿老师!【编辑:上官竹】【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0120 018】
1 楼 文友: 2010-12-29 15:42: 7 好一个善解人意、胸怀豁达的萍姐。她付出了感情,付出了爱,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也许她的心正在流血,可她对分手的人,却是那么理解大度!感情的事,要用一颗平常心去对待。爱需要双方付出,如果有一方不再为对方付出,那还有什么快乐?爱,不是寻找一个完人,而是学着用完美的眼光去欣赏一个不完美的人。小说语言生动,贴近生活。推荐欣赏,问候林儿老师! 联系QQ:1071086492
2 楼 文友: 2010-12-29 22:07:17 “爱,不是寻找一个完人,而是学着用完美的眼光去欣赏一个不完美的人。”说的好! 喜欢文学、音乐
 楼 文友: 2010-12-29 22: 8:18 欣赏佳作!问好老师! 一个流浪的行者,不善言辞,不爱说话,喜欢用文字刻录生活。
4 楼 文友: 2010-12-29 22:41: 4 仔细的读你文字里的语言用法,才知道我平时写段落的时候写了很多废话。学习了! 一个流浪的行者,不善言辞,不爱说话,喜欢用文字刻录生活。
5 楼 文友: 2010-12- 0 14:24:50 这不是善良和宽容的问题,这是一个胸怀的问题。小说主人公萍姐有一个宽广的胸怀,比天空还宽阔,比海洋还廓大,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女人!儿童中暑怎么办
儿童上火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多少钱
幼儿口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