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黑铁时代 第11章 袭击

发布时间:2019-10-12 19:28:46

黑铁时代 第11章 袭击

稍微有一点,稍微有一点――不对,如果说是“稍微”的话,恐怕也有点儿不正确。半人马赛雷的惊讶的程度的的确确的超过了“稍微”的这个程度。原本他的想法被证明了是错误的,也就是说,也就是说,这件事情简直就是,简直就是……

“有意思,实在是太有意思了――没想到在这种乡下地方竟然还有你这样的人存在。来对了,这一次真的来对了啊!”他一边这么喊,一边向前,向着威廉的方向走了过去。后在威廉面前大概三十公分之外停下了脚步。

这个距离,只要伸开手臂,就能轻易地抽对方一个耳光。可以说是绝对不安的距离。

当然,就像是威廉之前说过的一样,这个“不安”是相对的。在同等年龄下,半人马论体力还是腕力都要比人类强的多。也就是说,比起赛雷,威廉反而不安。

“大概,就是这样一种感觉吧。”威廉心里面这么想着:“在异世界的第一次拔剑啊,要不要拍照纪念一下呢?”

在距离接近的情况下,威廉得以仔细的观察自己的对手。

双方的身高差不多,或许那个赛雷还要稍稍比威廉矮一点。身材上,对方显得很是纤细。而腰间佩戴的弯刀也不像是一般半人马那样,是极为沉重的重型弯刀,而是普通的轻弯刀。很轻便,看起来也并不沉重。

也就是说,对方局限于年纪和体力,并不像一般半人马那样,走力量与技巧路线。而是敏捷形的战士。

“这么一来的话……”威廉稍稍放松了一点点,觉得自己的战术还是有一定可取之处的。

“那么,现在,唯一阻碍我们交谈的事情,也就是所谓的距离感也消失不见了。我们可以好好地交谈一下了,对吧,对吧?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拿出水果和葡萄酒呢?我比较喜欢伦巴第生产的那一种,酸酸甜甜的,只是稍微喝了一点点,就让人终生难忘。”

“在这种情况下,你要我去什么地方给你找水果和葡萄酒呢?”威廉摊开双手,然后说道:“而且说起来――”

“――而且说起来啊,”赛雷打断了威廉的话,然后双眼弯成了月牙状:“我刚刚想到了一件可以不用心力的办法。比起谈判要好了一百倍!”

几乎是在听一时间,赛雷与威廉将手搭在了刀剑的手柄上,紧接着抽刀拔剑,向对方猛挥过去――打从一开始,两个人就都没有要谈判的意思。赛雷顾忌着威廉的火铳。但威廉却并不单单,是凭借火铳这一种道具做事的!

公平了,至少的至少,至少在这一刻,他们可以刨除掉身份地位,刨除掉各自携带的兵力,部队,护卫与随从。真正公平,平等的进行较量。弯刀与短剑,半人马与人类的年轻战士的较量。终的结果则是――

“赢了。”

比对方了一步,威廉的短剑,比对方了一步。在赛雷的弯刀,距离他还有大概五公分的时候,短剑已经抵在了半人马赛雷的脖颈处。

“心怀不轨。”被抵住要害了的赛雷,轻松地这样对威廉说道。

“彼此彼此吧。”威廉这样回答说:“你动手的速度不比我慢多少。”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一瞬间,局势再次逆转。本来想要玩一点小手段,同时自以为绝对不会输的赛雷弄巧成拙。把自己送给了威廉。

“速度比我……不,应该说是动作比我标准。抽剑出鞘的动作简直就像是艺术一样。论时机,角度还是力道都恰到好处。他练这一招究竟练了多久?”赛雷在心里暗暗惊叹。但是表面上,却还是装出一副所谓的样子出来。

“少爷?!”约翰惊喜交加的喊了一声。同时,刚刚还一副死气沉沉的感觉的狩猎队的其他人,也开始两眼放光。感觉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的溺水者一样。

“嗯,没事。顺便,现在你可以放开伊丽丝‘伯爵小姐’了。”威廉没有回头,仍旧死死地盯着赛雷,同时这样对约翰说。

在提到伊丽丝的时候,他特意的在“伯爵小姐”的称呼上下了重音,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咬牙切齿。

听到他这么说,被他抵着脖子的赛雷愣了一下,之后不恶意的哈哈大笑起来。不过,在他想要说什么之前,威廉就抢先开口了:

“我不会问你任何问题的,我也不好奇你究竟掌握了什么情报,究竟想要做些什么事情。”

威廉完不为所动,沉声对赛雷说:

“总而言之,放下刀。就像你说过的一样,我现在掌握了局势,所以说现在该由我来发号施令。”

“让你发号施令也不是不可以。”赛雷轻笑着,表现的一点儿也不像是个被人用短剑抵着脖子的半人马。不过,弯刀倒是遵从威廉的命令,乖乖地丢到一旁去了。

在他的身后,半人马们显得很是激动。他们大声咆哮着,怒吼着。说着威廉完听不懂的,属于半人马们的语言。

不过,就算是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单单看他们的样子和语气也就能判断出来,他们说的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让你的属下安静一点。”威廉微微晃了晃手腕,让短剑蹭了蹭对方的脖颈。冰凉的触觉让赛雷稍稍冷静了一点。

“当然可以。”赛雷紧接着,也用威廉听不懂的半人马语言喊了两声。然后威廉就看着那群家伙,虽然非常不甘心,但是还是闭上了嘴巴了。

“那么,紧接着――”

“――哦,对,这里我要稍稍的提醒一下阁下。”赛雷的语气仍旧是轻松比正式的感觉多:“我啊,当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给与你配合。但是不要太过分,真的真的不要太过分哦。威廉阁下。或者你真的觉得,一个合格的半人马战士会畏惧死亡?”

“你不怕死么?”威廉反问。

“当然,你可以试一试啊。威廉阁下,擦啦的一下,隔断我的喉管。然后被我的愤怒的属下们射成刺猬。我们同归于尽吧。嗯嗯嗯,虽然说这辈子我还没活够。但是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与像您一样优秀的敌人同归于尽也很不错。要来吗?”

“如果万不得已的话。我不会犹豫的。”

“是的,是的。不到万不得已。嗯?您不觉得您在不经意间说出了很经典的话了吗?”

“完不觉得。”

“是……么?”

“随便吧。”

威廉微微皱了皱眉。他不能确定对方所说的是真是假。事实上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要去确认这件事。或许在精神不正常的半人马看来,与强大的敌人同归于尽什么的很不错,既浪漫又有艺术感。但是威廉很明显的还没有活够。

“总而言之,如果你的目标是那个女人的话,其他人就是辜的。放他们走,怎么样?”威廉这样说道。

“哦,哦哦?真是没想到啊,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这些人么?”赛雷稍显惊讶:“或者说,你是想要让他们逃跑,然后回去报信,带着援军过来增援么?”

“这里距离近的,有充足驻军的地方足有两天路程。而且这个两天,是在有骑乘马匹的状况下。”威廉说:“所以你完不需要担心。”

“是么是么。嗯……或许的确是这样吧。但是如果我不答应的话,您又能怎么样呢?”

“你在耍我?”威廉问。同时,赛雷也感觉到了,抵在自己脖颈处的短剑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不。我只是在讨价还价。”

“我讨厌讨价还价。”威廉说;“所以,我把事情一次说完,如何?”

“很好。”

“你不会放过那个女人的,对不对?”

“是的,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会放过你。”

“即使是这样逼迫了你,你也不会妥协,对不对?”

“完没错,我会选择与你同归于尽。”

“半人马都这么恶心么?简直就像沾到手的牛皮糖一样。”

“我可以把这个当成是夸奖么?”

威廉深呼吸,然后说:“那么,一天吧。从这里到达森林边缘,需要两天的路程。你让我们离开,你们在这里等一天的时间。一天之后再追击过来,到时候谁生谁死,听天由命。”

“如果我说话不算怎么办?”

“我要你向你的先祖之灵起誓。”

“……哦?”

“你应该知道的吧。”威廉一边这么说,一边将没有持剑的左手伸到了嘴巴旁边,咬破了拇指的指尖:“契约一旦成立,便不可改。”

“非常有趣,非常有趣。我的生命直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与任何一个生灵订立过契约。我也曾经想过,第一个和我立约的生物会是什么呢?一个我族中为擅射,奔跑而且为强悍的战士?一个人类之中位高权重的大贵族?强大的恶魔?某个神灵?总而言之,我从没想过会是你。威廉?冯

?赫里福德阁下。”

“所以,结论是?”威廉问道。

“结论是,我接受,我以我的先祖之灵,北方的凛冽寒风中的战熊为名――”对方一副庄严神圣的样子。一边这么说,一边将手伸向了嘴巴旁边。

“――错了。”威廉打断了他的话。

“哪里错了。”赛雷问道。

“不是什么北方的战熊。珲台吉,应该是‘苍狼与白牝鹿’才对。”威廉说。

“……”

在愣了一下下过后,赛雷笑了起来,笑的很大声,非常大声,就好像要把自己的肺泡笑炸了一样。

湖北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巢湖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廊坊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湖北治疗宫颈炎方法
巢湖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