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神明自救系统 第六十七章 两只老虎

发布时间:2019-10-12 18:56:36

神明自救系统 第六十七章 两只老虎

“既然为人师,多少得给你父母一些交代…”其实是因为‘洗灵’马上就要结束了,他必须换个方式继续‘教导’,那样的话,为了避免麻烦,暴露他们的关系也成了必然。

“经过为师缜密的思索之后,为师决定对你进行更进一步的教导,而首先,就是教你身为弟子的礼数。”

木照灵负手而立,背向花宁,虽然脸色古怪,但从口中冒出的话却是非常正经,“你是为师在此方天地的第一位弟子,看过西游记没,就是那个,那个孙悟空啊…它也是得喊师傅的…”

虽然后来摘了箍在脑袋上的玩意后,师徒关系就成了形式。不过,等到花宁成长到能够独挡一面后,就算真成了形式也没关系…

自己花了那么大精力培养的徒弟,说没就没,那感觉想想都糟心…

“…大概就是这样吧,总之,以后要叫我师傅,明白了吗?”

零零散散说了一下似是而非的理由,觉得差不多能糊弄过去了,木照灵便转过身,花宁正带着小老虎面具看着他。

这样子两人比起师徒更像父女了,就算隔着一层面具,木照灵都能感受到花宁的调皮,这是希望自己多夸一下她吧。

那样自己真的跟父亲一样了…不过,这孩子的父亲还真是失格。

本想给花宁加点生活的繁重的,这下子好了,他又不忍心了。

“怎么说呢…”大老虎无语地看了一会儿这只期待夸耀的小老虎,“像只小猫咪…”

小姑娘的声音稚嫩纯净,“那大叔就是大猫咪。”

所以啊,徒弟表现得这么纯真无邪,木照灵这个当师傅的实在狠不下心。

“想不想出去玩?”

花宁当然想啦,但是,一直以来她都是被限制着的,犹豫了一下,她有些小心翼翼又有些紧张,就跟一只怕生的猫咪一样,“嗯,我想吃糖葫芦。”

“真是小馋猫,”木照灵在床边坐下,他看着窗外继续说道,“现在还不行,时机未到。”

花宁一直盯着他看,小姑娘心里对这个便宜师傅感兴趣得很,他身上有好闻的味道,有安心的感觉,而且好像无所不能一样。

“那大叔什么时候可以带我出去玩啊?”

“嗯…”木照灵装模作样地思考着,“花宁下个星期放假是吧。”

“嗯。”小姑娘乖巧地点点头。

“那么到时候带你溜出去玩一下吧。”

“真的!?”一听到玩,小姑娘情绪高涨,“大叔不准骗我。”

“这个就得看你表现了,”木照灵乘机提出了自己的小条件,“来,先喊一声‘师傅’来听听。”

花宁也很合作,她掀掉了脸上的面具——戴久了不舒服,“师傅,我要吃糖葫芦。”

“嗯,明天给你买。”听着对方那一声甜甜糯糯的‘师傅’,木照灵现在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自己也是为人师的神仙了…

“我现在就要。”

“不行。”木照灵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他的良心只有指甲盖那么点大,这个可不在他的良心指定范围内。

“哼,”就知道不行的了,小姑娘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那我再也不叫你师傅了。”

本来就是灵气十足的小姑娘,这一生气,就更可爱了。

“小机灵鬼,你这可是欺师之罪哦。”木照灵捏住花宁的小鼻子,小徒弟什么想法,他这只老狐狸还猜不出来么?

“哎呦,大叔,快放开我。”花宁两只小手抓住在自己鼻子上作怪的手,试图挣开那只手。

“算了…不跟你一般计较,来,说说,知道错了没有?”

说是不计较,捏住对方鼻子的手却没有丝毫松动。

“知道了知道了,”花宁撼了一下对方的手,结果把自己鼻子给撼疼了,“大叔别捏了,花宁给你讲好听的故事好不好?”

老实说,虽然小姑娘的声音清澈甜美,但木照灵又不好这一口…

“好吧…”虽然厌腻,但听徒弟讲故事还是当下打发时间最好的方式。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肥胖的小仙女——”

木照灵在一旁静静听着,这丫头最近讲的故事好生奇怪,昨天是向往和平的暴力熊,今天难不成会是减肥失败的小仙女?

心思发散,手上没事就容易想东想西,花宁在讲着,而木照灵的心思早就飘到明天的早餐桌上去了。

要不…明早吃牛奶咸鱼西红柿粥吧…

“…小仙女偷了狼先生栽种的番茄——”花宁正津津有味地讲着故事,她眼前的人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挡住了自己的嘴,这是示意她不要说话?

花宁向大叔投去了疑惑的目光,大老虎面具挡住了大叔的脸,她看不见对方面具下的表情,但是,不知为何,她觉得大叔是在笑,温柔的、歉意的笑。

“抱歉啊,小花宁,有人来啦,今晚就到这里吧。”木照灵摸了摸花宁的头,算是抚平她的不满吧。

“那个面具,如果有人问起,你就说是一位强壮的大哥哥送你的,花宁这么聪明,随便骗骗别人就好了。”

花宁不开心的撇着嘴,“故事都没讲完…”

这丫头真是麻烦——木照灵走到窗前,一回头,敲了敲脸上的老虎面具,“诶?我可爱的小老虎原来这么小气啊?”

他的声音清冷却带上了温度,再加上那副有趣的造型,看得小姑娘心头甜滋滋的,“才没有

!”

“那么,晚安,小花宁。”说完,木照灵轻轻一跃,跳出了房间。

“晚安…”花宁喃喃说道。这时候,门口的脚步声也传入了她的耳中,花宁往床上一躺,被子一拉,盖住肚子,眼睛一闭,这又是一副睡着了模样。

这是一副完全不同于木照灵进来时看到的睡姿,比起之前的‘淑女’睡姿,这个应该用‘糟糕’来形容吧…

小腿裸露在外,还夹着被子,脑袋、身体还歪七八斜的,然而,就是这一睡姿,让来人毫无怀疑地相信花宁已经睡着了。

——真不愧是老狐狸的小徒弟。

“这孩子…”悄悄进来的人正是花宁的母亲宁朵,自家女人最近的变化太大了,虽然都是往好的方向变化,但是这位做母亲的总觉得不踏实。

明明之前那么不乐意的,明明之前总是愁眉苦脸的,最近居然变得开朗了,平时很少见的现在常常能看见,而且,还灿烂极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虽然宁朵下意识里并不想接受,但是,最近总有些时候,她看着花宁的笑容,总觉得有种距离感。

轻轻地给花宁调整好睡姿,再慢慢地给她盖上被子,宁朵整个人都温柔温柔的,一举一动,细微、轻巧。

然而,被子一动,却露出了下面藏着的面具。

“嗯?”

自贡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怀化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清远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自贡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怀化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