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当当网俞渝我曾经非常恐惧批评7z

发布时间:2019-10-13 03:37:27

作为女性创业者、管理者,我曾经有过比推翻自己已经做好的决定。现在想一想,作为管理者成熟的标志,就是要学会知道别人的认可和自己的决定这两个之间是有时间差的,承认这种时间差的同时也能够接纳别人负面的反馈。我觉得我应该学会生活在对产品的期望之中,生活在顾客的期望之中,而不是生活在多种元素构成的他人期望之中。

我想给大家举个有关幸福指数的例子,在过去一年里面,幸福指数占据了我们的大脑,占据了我们的媒体,占据了很多地方,很多很多的注意力。对于幸福指数刚开始我也很纠结,我也在想,我的幸福指数高吗?当当员工的幸福指数高吗?幸福指数怎么衡量?我想了一阵之后,最终决定让幸福指数成为一个跟我完全没关系的东西,这是我想通的事情。

为什么?因为我觉得个人谈幸福指数是很难的。如果是国家和国家之间,有GDP

,国家也谈,统计局也算,发言人也讲,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在公司层面上,比如当当的销售额是多少,市场份额是多少,这些数字作为CEO,我们也会算,也知道尺度是什么。但是幸福这个东西真的像花一样,有人高兴,有人偷着乐,有人愁,太主观非常不好衡量。

我觉得实际的数字,像GDP、市场份额、销售额,它们像鞋子一样,38号、40号

,或者42号,量出尺码就知道分量。而幸福指数就好像穿鞋子,虽然尺码对,但舒不舒服只有脚知道,而每双脚都很不一样

。我觉得贾府里面王夫人位高权重很有GDP,但是她的幸福指数肯定不如赵姨娘,所以衡量个人的幸福指数是一个很主观的事情。对于我们国家,我希望经济问题用购买力说话,把教育、养老、医疗、房子等等这些大的需求都考虑进来,每一年计算我们的购买力,让每一个不同收入层次的人都知道自己的购买力是增加还是减少了;我们离小康更近了还是更远了,这可能是像鞋子38号、40号那样更为贴切的一个衡量尺码。

对于当当来讲,我会去用销售额增长率、市场占有率、顾客获得货物的速度等等这一系列数字来评价当当的成就和我自己作为执行董事长的功课。作为女性管理者我很倡导,可以用几组简单的数字去想我们幸不幸福,这就是我们的业绩是什么,我们每天工作的时间有多长,我们每天的休息时间有多少,其余可以基本上排除在我们的大脑之外。别人用什么指数,别人尽可以去用,但是我很倡导让每个人自己的生活尤其是作为女性管理者的生活变得简单,很容易管理。我也很倡导,我们每天都很轻装,很轻松地去迎接一个新的开始,每天都去做更大、更辉煌的事业。

(本文根据作者在2011第三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上的发言整理)

微店如何做
免费微商城
智慧新零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